逆境         林楷媛

  我愛好攝影,如同作家創作,一台單眼相機就如同作家的一枝枝筆,為記錄生命的最佳媒介,建構出自己的一篇篇故事。我難免遇見創作的瓶頸,如江淹失去五彩筆般的懊惱沮喪。不論怎樣變換角度,轉換光圈快門,仍無法達到滿意的成果。一張張的失敗照片,彷彿謬思女神的嘲諷。我如同久旱的洪荒,企盼甘霖的到來。
  沉浸於撞牆期的痛苦久久不可自拔。正當我優閒苦思之際,朋友如是說:
抬起頭吧!看看這世界其他的美好。」起初,隨意流覽,縱使眼前絢爛多變,對如同槁木死灰於我,像柳宗元訪西山,久久未知西山之怪特,我執著於徘徊不前的困擾。偶然,發現久久以前拍攝的照片,那是一幀櫻花的相片。那時,正是久雨終晴,粉嫩上有著晶瑩露珠,與陽光灑落恰恰相映成趣。我知回到了當時,享受微風的吹拂,積聚已久的鬱悶也如風而逝。我,久久逡巡與渴望,終得以滿足。
  回到了最單純的初衷,透過那四方小窗重新定義眼前的世界。隨意切割、選取。調節變換快門光圈,霎時眼前又是新的一片風景。我終能蛻變為美麗的蝶,翩翩悠然舞出生命的美好;或者如大鵬怒飛,俯視傲覽眼下一方天地,頓時,曾經認為的多大困考也變得渺小不以言喻。我終得已超脫,享受蘇軾
也無風雨也無晴」的美好,也從原本的不知西山之美轉為充分收攬,發現生命的可愛可喜。
  逆境並不令人畏懼,令人畏懼的是經歷些許挫折便永不敢起身。不以得失而喜或悲,也毋須在意他人的評判、犀利言辭,
道不行,乘桴浮於海,如此而矣。」終能掙脫逆境套上的一圈圈沉重鐵鍊與枷鎖,回首那曾踟躊不前的路程,不禁露出釋然的微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