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術的感動與省思         莊皓昱

  在每月繁忙不已、車水馬龍的紐約市裡,二十街排起長長的人龍,人人交頭接耳地、興奮地談論著那小小入口後傳說無限的世界。是的,無限的世界:在推開小小的門進入一間不怎麼罕見的四面玻璃房間,四顧一圈只發現自己兀自地站在房的中間。下一刻,門一關,大燈一暗,五指不見的漆黑中,無窮無盡的星光一個猝不及防地點燃了整個黑。那無垠無涯泛著一點一點星光的美,扼著每位欣賞者的呼吸,僵著每位欣賞者的軀體。一個似乎被時間遺忘的空間,人小得不能再渺小的世界。
  這是草間彌生之作《鏡屋》。對她而言,這就是藝術。
  藝術到底是什麼?千百年間的爭論,從上古時期直至今日,從東方至西方,從自然進至人文,都存在它的影子,卻又那麼的撲朔迷離。以西方繪畫史而言,若要談及當初繪畫如何影響現今西方文化,必定有文藝復興時期,一個巨擘雲集的時代。
  儘管宗教思想形式濃厚,但細細觀察可以聞見關注現實人世的人文思想正悄悄地萌發著,潛移默化了中古時期人們所繪呆板嚴肅的神祇人物。從達文西、米開朗基羅、拉斐爾等一代大師畫中,神祇不再沉睡了;聖母醒過來了,母愛之情隨之溢露出來;耶穌活過來了,世人們又看見了那聖者和藹慈祥之貌;一幅幅畫作開始有了生命──暈塗法、色彩鮮度等運用點燃整個繪畫界,星星之火已暗示著後代眾多畫派風格如同燎原之火般不可抵擋,無可撲熄。
  文藝復興後,後輩雋才一位位先後崛起,百「畫」相爭。此時,繪畫逐漸開始脫離宗教的緘縢,藝術家開始透過他們手下的筆,一點一滴滲入了世間的每個角落。林布蘭特特為光畫了一扇窗,照亮了畫布上陰暗背景中的人物,那麼寫實自然;德拉克洛瓦捨棄了對古典造型題材的執著,擁抱亮麗色彩、異國風情,畫出了法國人民心中的自由女神,鋪路給印象派大師梵谷等興起。米勒樸實敦厚的農村題材搭配上純濃的自然色彩,是天然美;塞尚筆下簡單物象配上黑色輪廓構成和諧之感,是秩序美;馬諦斯誇張又色彩鮮艷的大膽畫風及直率情感,是艷麗美。一點一橫一折,在時間巨輪的運作下,構出了更多樣不同的世界,甚至跳出了二維的畫布,把幻想、情感建立在真實的空間。現代藝術即是如此。
  如果有心留意過一些旅遊景點,不難看見許多藝術裝置設立,簡單從不同形狀色彩的招牌、字型設計,到國際景點羅浮宮前金字塔、紐約華爾街前勇壯的金牛。甚至是網路上虛擬實境、三維動畫都是現代藝術的結晶。它並不再著重於色彩運用、繪畫技巧凝鍊,不再是獨立於雕塑之外,不再束縛於美術館、貴族的寢室間,它帶來的是作者的獨立思維,對傳統的反動,顯示科技和人文的互動。普普藝術大師安迪‧沃荷把商業平俗氣息灌注於藝術界,打破了繪畫美學和大眾之界線;傑夫‧昆斯透過不鏽鋼材質,仿出了人們日常生活物品,如童年玩物汽球狗。而當欣賞者湊近一瞧這作品,他們的臉便映照於上,於此觸發不同的情感,「只是純粹的幸福與快樂。」昆斯說道。儘管評論家對他的看法兩極化,但他仍堅持理念,為他想的「藝術」創作。
  什麼是藝術?千百年來,似乎每個世代皆有對它的定義、想法。是蒙娜麗莎中那詭異卻又魅人的微笑才是美麗嗎?是希臘雅典雕像中那「黃金比例」的尺寸才算和諧嗎?難道看似奇異詭怪、淫猥不堪、不合常理的畫作不能進入藝術的殿堂?答案似乎就藏在草間彌生這藝術大師的鏡屋中。「圓點無法單獨存在,圓點與圓點的連結之間,形成了網,而網之間形成了空間,之後是無垠的宇宙。」在那星河般閃爍的世界,美得令人屏息,美得讓人深深知道自己是多麼渺小,卻又含蘊無限的可能。

 

更多高中學測精選作文佳作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