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讓生命翩飛——】

「潛水鐘與蝴蝶」觀後心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李昀宸  八年級

(一)突破潛水鐘

    我,此時此刻正身穿著一身厚重悶熱的潛水衣,在漫無邊境的大海載浮載沉著。但地點,並非那令人放鬆的馬爾地夫,取而代之的,是冰冷欄杆內的病床。這大海的平靜、水面上的波光粼粼,卻增添許多空虛。沒來由的恐懼似長滿荊棘的藤蔓從我的腳底蔓延,無視我那無聲的哀嚎。

    突然的風雲變色,一位在職場上呼風喚雨的雜誌總編輯倒下,「轟」的一瞬間,他受到了猶如死刑的判決。也許,每個人都曾為鮑比如此悲慘的遭遇惋惜,為他被鎖於永不再開啟的枷鎖之中的活潑感嘆命運莫測,但鮑比,仍用他僅存能夠活動的左眼臉,頑固地挑動生命之弦,譜出向世人宣告他永遠不敗的樂章。災難猶如突如其來的訪客,不知如何拒絕。有人只能絕望地原地崩潰、等待死亡;卻也有人能勇敢地尋找另一扇窗。上帝祂總像老師一樣把最有能力的人帶入困境中磨練,也許,當我們遇到困境時,也能試著像鮑比一樣,勇敢接受,卻不自此墮落,欣賞海浪拍打礁石的壯麗。

(二)天涯淪落人

 「我不可能告訴周圍的人:『我聾了,請你們說大聲些!』」當一個在樂壇

舉足輕重的音樂家從此無法聽清大提琴沉穩的琴聲;無法再聽清合唱團優美高亢的嗓音;更無法領會聽眾如雷貫耳的喝采,那他又為何而活?在貝多芬正值顛峰時期,他患了耳疾,或許命運一個無心的舉動,就將他推入暗不見底的深淵而在一旁冷眼而觀。他為此感到羞愧、自卑,在《海利根城遺書》道盡他受的痛苦與羞辱。幸運的是,貝多芬聽得見月光灑落的聲響。就像鮑比一樣他依然致力於創作,這位飽嘗命運毫無寬恕擺弄的天才音樂家沒有就此屈服,「音樂在我腦海中從未斷過」,一首又一首的經典,向世人傳播震撼、更向生命宣告自己的靈魂不死。當貝多芬顫抖的雙手緩緩放下,如雷的掌聲迴響,這場盛宴,從未落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