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間彌生――無限鏡屋          卓鄀葳

  在宇宙面前,我什麼也不是。渺小和孤獨中,我終於第一次看見自己:原來我僅是星光燦燦夜空裡,高掛的一顆星子。
  走進草間彌生的無限鏡屋,我們可以將自己全然交付於無限蔓延的繁星點點,閃爍不歇的燈飾在四面長鏡中反射消融,迴旋重疊下,人們不知不覺便迷失於其中。在浩瀚星空下,我們隻身一人與天地融合,絢爛和黑暗的雙重抗衡下,我們愈趨渺小,在無限延伸的平行世界裡有無數個自己被盞盞明燈吞噬,然而,在即將消逝之際,一個人似乎再也不孤獨,我們也化為圓點與滿屋星斗連結,密密麻麻地交織成巨網,包裹住人生的支離破碎和翻雲覆雨。每個疏離孤獨的個體被溫柔寬慰,我們再也不必極力掩飾那些不願被明白的情懷,在這裡,我什麼也不是,反倒令人覺得心安。
  草間彌生的大半輩子未被理解,美國容得下不同膚色的人種、容得下彩虹旗幟的聲音,卻容不下一個藝術家前衛的夢。世界否認她的才氣和理念,那些被遺棄的日子成了她貧瘠人生中遊蕩千變的寒風。幸好,她沒有倉皇逃跑,世人才得以認識一代才人。她的藝術不是為了追求美,而是為了追求她自己。清醒後的瘋狂才是她,死寂後的重生也是她,她不必迎合世界,因為她的藝術以最簡單的模樣懾服了世界。折騰她一生的圓點變成她的代表,她運用生命苦厄,使其修復漫長歲月中的滿身瘡口。圓,圓滿了她的夢想,也圓滿了世人的渴望。
  草間彌生可以用一生印證一個夢,佇立於夢想前的我,為何膽小怯懦?不待現實否定,我反而是率先否定自己的人。想望超越、渴盼非凡的自己,在每個萬籟俱寂的時刻,纏不過自己的悲觀。我想成為一名人權律師,為無助的靈魂伸張正義,使弱勢族群超脫苦難。發下宏願的我,為何處處懷疑自己的能力?面對迷霧重重的未來,為何不放手一搏、放膽去闖?是害怕失敗還是害怕答案,草間彌生挫敗無數次都未曾倒地,未及雙十年華的我,未何躊躇不前?人到頭來要先敵過自己才能攻無不克,我要超越性格的缺陷,讓闃黑已久的夜,再次灑滿無限璀璨圓點。
  當你真心渴望某樣東西時,整個宇宙會聯合起來幫助你。這一次我於青春中壯膽,平心靜氣的走向夢想的彼方